消化

NEJM:炎症性肠病与癌症风险

作者:佚名 来源:医脉通 日期:2015-04-20
导读

         近期,《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发表的一篇综述文章结果显示,炎症性肠病患者的各种癌症风险与慢性肠道炎症或者免疫抑制治疗有关。

     近期,《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发表的一篇综述文章结果显示,炎症性肠病患者的各种癌症风险与慢性肠道炎症或者免疫抑制治疗有关。医脉通整理如下:

  “在慢性炎性疾病治疗中往往需要免疫抑制剂的长期使用,IBD是一种有趣的模型因为免疫抑制剂通过他们的抗炎作用会降低炎症相关癌症发病或者促进免疫抑制相关癌症,”Laurent Beaugerie教授(巴黎Saint-Antoine医院)和Steven H.Itzkowitz,教授(Icahn医学院)写到。

  结直肠癌

  在北美和某些欧洲国家中,与普通人群相比较,IBD患者会增加1.5~倍患上结直肠癌风险,全结肠炎青少年有超过15%的终身风险,研究人员提到。然而,一些研究发现IBD患者的结直肠癌风险逐渐减少,一项荟萃分析将其“归因于炎症得到更好控制,结肠镜监测更有效实施,某些国家结肠切除术的实现增加,以及5-氨基水杨酸类(5-ASAs)可能的化学预防作用。”

  IBD患者中增加结直肠癌特异性风险的因素包括:

  ▲原发性硬化性胆管炎

  ▲结肠炎症病灶累积增加;

  ▲IBD持续时间延长;

  ▲活动性慢性炎症经内镜或组织学确定;

  ▲解剖结构异常比如结肠缩短,狭窄,和假息肉;

  ▲不典型增生病史

  高达15%的结直肠癌在IBD发作后7年内诊断出来,而且IBD诊断的年龄是否是一个独立于IBD持续时间的风险因素,目前存在争议。

  慢性炎症是结肠炎相关癌症的假定原因,尽管,管腔菌群变化的影响是目前“深入研究的主题”。

  IBD患者结肠镜检查在狭窄存在的情况下很难通过,黏膜红肿发炎,炎性假息肉,和结肠炎相关不典型增生病灶因其实音和不鲜明边缘内镜难以检测到。

  虽然5-ASAs,硫嘌呤类,和肿瘤坏死因子α受体拮抗剂有潜在的化学预防作用,研究检测产生了相互冲突的结果,而且这类试验很难开展。

  小肠腺癌

  与非克罗恩病患者相比较,克罗恩病患者有20~30倍增加小肠腺癌的风险,而且小肠腺癌通常在克罗恩诊断8年后发生在回肠病灶处。

  回肠病灶手术切除是目前唯一可用的预防技术。高危患者的内镜监测是“存在问题的,因为广泛狭窄的病灶使受克罗恩影响的小肠段全可视化回肠镜检查变得不可能,”作者们写到。

  肠道淋巴瘤,肛门癌和胆管癌

  IBD患者原发性肠道淋巴瘤的风险较高,但是绝对风险低,为0.1/1000例患者-年。这些淋巴瘤通常是B细胞非霍奇淋巴瘤,发生在克罗恩病诊断8年后的中年男性中。

  IBD患者中肛门鳞状细胞癌每年发病率相当于总人群0.01~0.02/1000人-年。发生在长期存在肛周瘘管的CD患者瘘管处的肛门癌发病率,约为0.2/1000患者-年,由于“非特异性临床表现和病灶部位难以触及”诊断可能被延迟。瘘管相关的癌症患者总体预后较差。

  IBD患者中胆管癌风险是普通人群的2~4倍,但是绝对风险低,为0.08/1000人-年。原发硬化性胆管炎IBD患者占这一风险大多数,终生风险为5%~10%,比通人群风险增加的160倍。尽管有每年影像检查和血清检查策略,预后仍较差。

  其他IBD-相关癌症

  IBD患者由于长期暴露在免疫抑制剂患其他癌症的风险均较高,包括非霍奇淋巴瘤,较为罕见的其他类型淋巴组织增生,急性髓细胞样白血病,严重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非黑色素瘤和黑色素瘤皮肤癌,HPV-相关宫颈癌和泌尿道癌。

  目前治疗IBD的硫嘌呤类药物使用已经证明与癌症有关,总RR为1.3~1.7,停药后可逆。没有总的抗TNF-α拮抗剂超额风险被证明,而由于相对近期生物制剂的使用,其长期风险未知。  

  编译自:IBD-related cancer risks attributed to chronic inflammation,immunosuppressive drugs,Healio, April 9,2015

  

分享:

相关文章

评论

我要跟帖
发表
回复 小鸭梨
发表

copyright©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198  京ICP备10215607号-1  (京)网药械信息备字(2022)第00160号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谷歌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