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化

验菌查癌:直肠癌早筛早防?

作者:佚名 来源:癌图腾 日期:2022-06-22
导读

         通过对参与者进行长期监测,研究人员希望不仅能深入了解谁会真正患上结直肠癌,而且还能了解哪些人最有可能复发,以及不同疗法对哪些患者有作用。

关键字:  直肠癌 

        编者按

        WHO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发布的2020年全球最新癌症负担的数据显示,全世界有超过193万人被新确诊为结直肠癌,占全球新确诊癌症人数的9.7%。在2020年,中国有超过55万人新患结直肠癌,占中国新确诊癌症人数的12.2%。而近年来的研究表明,肠道微生物组的变化与结直肠癌的发生发展密切关联。

        今天,我们共同关注微生物组与结直肠癌,希望本文能够为相关的产业人士和诸位读者带来一些启发和帮助。

        微生物组与结直肠癌

        100万亿。这大约是生活在你消化系统内的微生物数量。这些好的和坏的微生物被统称为肠道微生物组,它们不仅在肠道健康中发挥作用,而且在从自身免疫性疾病到神经系统疾病等各种疾病中都发挥着作用。 对于强生公司的肿瘤学科学家来说,尤为紧要的是:查明微生物组在结直肠癌中的作用。

        结直肠癌是美国成年人的第三大常见癌症,也是第二大癌症死亡原因。目前已知的是,家族病史、某些饮食、大量饮酒等因素都会增加个人患结直肠癌的风险。

        但现在,“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微生物组的某些成分——即特定的微生物——可能会增加结直肠癌患病风险。”强生旗下杨森研发(Janssen Research & Development,JRD)公司负责结直肠癌的副总裁Kurtis Bachman博士表示。 美国Persephone Biosciences公司正在JRD的支持下,进行一项名为Argonau的新研究,旨在帮助科学家更好地了解肠道微生物组对结直肠癌的治疗、诊断和预防的影响。

        Argonau项目的研究人员正在努力研究:高结直肠癌患病风险的人群,是否拥有过多或过少的某种类型的微生物;或者微生物组参与的某些过程(如代谢物或毒素的产生),是否可能导致该疾病的患病风险更高。 这些问题的答案可能会指引创新疗法的发展。强生公司正在探索如何利用这一前沿研究领域来“拦截”疾病,以实现其消除癌症的愿景。

        早期是否存在提示风险的信号?

        结直肠癌始于结肠或直肠(大肠的两个组成部分)内壁的增生,即所谓的息肉。大肠中存在数以万亿计的微生物,这些微生物支持免疫系统,保护人体免受病原体的侵害,并产生某些人体所需的维生素和氨基酸。 每个人的微生物组都是独一无二的。Bachman说,一些结直肠癌患病风险较高的人可能具有某些会产生毒素的微生物,从而造成DNA损伤和结肠细胞的特定突变。 然而,科学家们才刚刚开始了解这些特定的微生物是如何引起这些突变的。 Argonaut研究可能会为这一过程提供一些启示。

        研究人员正在从全美各地的临床中心招募1350名受试者,包括健康人、被诊断为结直肠癌的患者和高危人群,收集他们的粪便和血液样本,以及确认他们的免疫情况。 不仅如此,研究人员还会记录受试者的病史,并通过问卷调查对受试者进行为期8年的监测,以了解他们的健康和生活方式的变化。

        “我们真正想了解的是:是否存在我们可以检测到的、与微生物组变化相关的早期模式,以提示我们某人可能患有结直肠癌?我们能否将这些数据转化为新的治疗方法?”Persephone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Stephanie Culler博士说,“我们有没有可能最终将其转化为预防医学?”

        通过对参与者进行长期监测,研究人员希望不仅能深入了解谁会真正患上结直肠癌,而且还能了解哪些人最有可能复发,以及不同疗法对哪些患者有作用。

        公平研究和治疗的紧迫性

        根据美国癌症协会(ACS)的数据,与其他群体相比,非洲裔美国人患结直肠癌的可能性要高20%,死于该疾病的可能性要高40%。而Argonaut研究的一个关键目的就是了解这是为什么。 该研究50%的受试者属于此前被临床试验排除在外的群体,其中20%是非洲裔美国人。

        Bachman说,这一点至关重要,因为迄今为止,大多数结直肠癌的分子、基因和微生物组研究都基于欧洲血统的受试者。 “招募能够反映美国人口多样性的临床试验人群,是确保潜在的治疗方法能够在实际的临床中帮助人们的关键,”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Health Moores癌症中心(参与Argonaut研究的中心之一)副教授、医学博士Sandip Patel说道,“囊括结直肠癌高风险的群体,确实与了解健康的社会决定因素的更广泛需求有关。” 不仅如此,各种年龄段的人也被包括在内。

        虽然ACS建议人们从45岁开始接受结直肠癌筛查,但越来越多的20多岁和30多岁的人被诊断患有这种疾病。 “我们真的希望这种多样化的构成将会提供我们所需的数据,并帮助我们了解导致这种疾病多样性和异质性的各种要素。”Bachman解释道。 Argonaut的研究人员将使用DNA测序和机器学习来帮助他们分析他们正在收集的庞大且复杂的数据集。 “我们现在拥有的技术不仅能够让我们收集保留了良好微生物组的样本,”Bachman说,“而且还拥有足够的DNA测序和数据科学能力,以帮助我们理解这个庞大的数据集的细微差别和复杂性,以及它驱动疾病的过程。”

        挫败结直肠癌的关键

        根据ACS的数据,当我们在早期阶段发现罹患结直肠癌时,这种疾病的五年生存率约为90%。但是,只有大约40%的癌症是在早期阶段被发现的。 目前,能否在早期阶段发现结直肠癌取决于个体是否接受结肠镜检查。显然,并非每个人都会做这样的检查。

        因此,正如Patel解释的那样,“无创的早期检测才是关键之中的关键”。 “Argonaut研究将深入探究癌症微生物组,以及它是如何受到不同治疗方式的影响的,”他说,“我们了解得越多,就有助于开发治疗对策,未来,甚至有可能进行早期诊断。” Bachman说,有一天甚至有可能开发出一种微生物组测试,检测某人的消化道中是否存在某种导致结直肠癌患病风险更高的微生物。

        “我们需要进一步确定这些关联,并了解哪些风险因素可以被改变或治疗,以降低人们患结直肠癌的风险。”Bachman表示。

        不过想要到达那个目标,仍有很多路要走,但Bachman认为,一旦有人知道他们有患某种疾病的风险,往往会促使他们改变自己的生活习惯或更经常地接受筛查,这对病人来说是一种激励。 Culler对此表示赞同。她的祖母死于结直肠癌,可能是因为她没有尽快做结肠镜检查。

        “我们可以预防这种情况发生,”Culler解释说,“这一研究除了推动医学发展,还有教育和传播意识的作用,如果我们能及早检查,我们真的可以预防这种可怕的疾病。”

分享:

评论

我要跟帖
发表
回复 小鸭梨
发表

copyright©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198  京ICP备10215607号-1  (京)网药械信息备字(2022)第00160号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谷歌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